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聚焦 / 正文
新闻中心

第十名高官落马 铁路系统反腐或远未结束

2012/6/13
 

  该走行政的时候走市场化,该顺应市场化的时候又受行政控制。游走于这样的不确定中,人的权限过大,甚至操纵了规则,自然容易滋生贪污腐败。左右、控制中标成了铁路系统高官生财、发财之道

  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贪腐案再起波澜。据媒体报道,5月28日,铁路系统内部就传出中铁电气化局总经理刘志远落马出事的消息。从多方渠道证实,刘志远因涉嫌受贿被刑事拘留。这已是继刘志军后第十名落马的铁路系统高官。而对铁道部官员的调查仍在继续。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于5月31日发出通报,宣布暂停刘志远的人大代表资格。

  事出突然

  5月28日,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贪腐案被宣布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外界普遍认为这标志着此案的调查暂告一段落。不料就在当天,铁路系统内部就传出中铁电气化局总经理刘志远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的消息。

  接近中铁电气化局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刘志远被带走调查,起因是与中铁电气化局武汉第二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程德勤的经济问题有关。此人在交代问题时供出了刘志远。

  刘志远接受调查事发突然,就在5月21日上午,刘志远还随同中铁电气化局集团董事长王其增、副总经理蒋玉林、京石客专指挥部指挥长曹相和等一干领导参加了在北京杜家坎西铁建设公司管段施工现场举行的“决战五十天,誓夺京石客专施工生产全面胜利动员大会”。刘志远还做了“重要讲话”。

  值得揣摩的一个小现象,刘志远被带走的那天,即5月28日,中铁电气化集团召开会议,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其增把最近这段时间称为该公司的“特殊时期”。

  这一讲话发表在中铁电气化集团官网上。

  6月10日,记者登录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网站时看到,在公司简介栏目的“领导致辞”项下,仍保留刘志远的照片和签名。公司新闻栏内亦保留他参加各种活动的报道。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8岁的刘志远生于河北唐山,1971年进入铁道部电气化局工作,1997年升任铁道部电气化局副局长,2001年8月,中铁完成股份制改造后任中铁电气化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虽然,刘志远的名字与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仅一字之差,但中铁电气内部人士称,这两者并无亲属关系,不过刘志远和刘志军的交情关系倒是颇为亲厚,铁道部羊坊店住宅改造部分工程也是包给中铁电气化局做的。

  刘志远在行内和中铁内部一直以“业务精干,作风正派”著称。一位曾与其共事的人士听到这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是:“震惊,万万想不到。”

  不过也有内部人表示,刘志远在出事之前,系统内部关于他的负面传闻已开始流传。

  一位熟悉刘志远的人士称:“20年前就认识刘志远,他的落马,一点不冤枉,查查财产和单位财务就一目了然,下属二公司更糟糕……合伙捞钱触目惊心。”

  左右中标

  据知情人士透露,刘志远和之前落马的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关系非同一般,而铁道部运输局正是负责铁路工程项目电气化招标的主管单位。

  媒体报道称,张曙光有时会通过刘志远来左右最后的中标结果。

  记者了解,中铁电气化局垄断了中国绝大多数的铁路项目电气化改造。现今中铁电气化局已累计建成电气化铁路近三万公里,约占全国已建成开通电气化铁路总里程的80%,参与完成的高铁线路亦占全国已建成开通高铁和客专总里程的80%。

  据了解,中铁电气化局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是铁道部电气化铁道工程局,1958年10月伴随着我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宝(鸡)成(都)线的建设应运而生,是具有国家一级资质的大型企业,其核心业务是为电气化铁路提供“四电集成”(电气化、通信、信号、电力)。

  尤其是近几年,在前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主导下,大批高规格、高标准的客运专线项目上马,为中铁电气化局带来大量业务。

  业内人士透露,中铁电气化局这样“半政半企”的企业在铁路行业比较多见。由于铁路系统的封闭性和特殊性,外部企业想要进入其中难如登天。“像这样由铁路部门改制为公司的企业自然与铁道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除本身雄厚的实力和经验外,铁道部也更乐于将工程交给自己人,所以他们更容易获得项目。”

  而民企往往跟中铁电气化局这种老牌铁路企业合作投标。中铁电气化局凭借其资质和出众的拿标能力,能为这些企业的产品中标带来可靠保障,而中铁电气化局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快速、低成本地进入其原先所不熟悉的新领域。

  由于铁路投资规模大,资质审查严格,大型国有企业和地方铁路局在招投标和工程转包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一位铁道隧道工程承包商介绍,铁路企业相关工程招投标条件苛刻,能够进入高铁行业的民营企业皆有其“出众”之处。如何提前打通关节,成为左右招标结果至关重要的因素。

  据调查,刘志远亦与丁书苗(即丁羽心)关系密切,丁则是导致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落马的关键人物。

  而刘志军案的关键人物、山西女商人丁书苗涉足的高铁声屏障产业,即与中铁电气化局有过合作。

  2008年,山西金汉德环保设备有限公司在中国第一条高铁京津城际的竞标中中标。京津城际是中国第一条350km/h的高速客运专线,先后有数十家声屏障生产企业参与声屏障项目竞标。山西金汉德当时并无竞标资格,但通过与中铁电气化集团联合竞标,拿到了该项目。公开资料显示,中铁电气化局和金汉德联合中标了合武项目。

  而2006年9月成立的山西金汉德实际控股人是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公司董事长丁羽心,2007年迅速崛起为高铁声屏障技术的主要设计和设备供应商。2010年9月,博宥集团将35%的金汉德股权转让给中铁电气化局集团,公司更名为中铁泰可特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此后,丁书苗凭借其与中铁电气化局过硬的关系不断拿标,山西金汉德在高铁声屏障招标中“所向无敌”。

  “刘志远的出事跟丁书苗案不会没有牵连。”据接近中铁电气化局的内部人士分析,“作为中铁电气化局的老总,丁书苗跟公司合作的事,他不会不知情,这其中如果有某种交易也不奇怪。”

  命运连“标”

  “该走行政的时候走市场化,该顺应市场化的时候又受行政控制。游走于这样的不确定中,人的权限过大,甚至操纵了规则,自然容易滋生贪污腐败。”业内人士称,铁路系统的腐败,左右、控制中标成了铁路系统高官生财、发财之道。

  另一铁路系统高官、哈大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杜厚智于2011年6月底被免职,接受有关方面的调查。免职原因,据知情人透露,可能与哈大线基建工程和物资招投标方面的经济问题有关。

  据一位接触过杜厚智的铁路工程界人士透露,今年58岁的杜厚智在担任哈大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之前,曾历任南昌铁路局总工程师、副局长和上海铁路局总工程师。

  2005年,铁道部任命杜厚智为哈大铁路客运专线公司筹备组组长(正局级),试用期一年。哈大客专公司成立后,杜随即从筹备组组长变为公司总经理。

  从此,杜厚智的命运就与哈大客专连在了一起。

  哈大客运专线是指哈尔滨与大连市之间建设的高速客运专用铁路。是国家“十一五”规划的重点建设工程项目之一,被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该线里程904公里,概算投资923亿,建设标准为时速350km/h,开通后实际运行速度为200km/h以上。

  该工程由铁道部和辽吉黑三省共同建设。三省负责其境内征地拆迁工作。出资各方依法组建了哈大铁路客运专线有限公司。

  2007年6月,哈大铁路客运专线公司筹备组发布“新建哈尔滨至大连铁路客运专线土建工程施工总价承包招标预公告”,标志着哈大线工程招标工作正式开始。

  按照铁道部当时的工程“大标段招投标”思路,该线被分成三个标段,分别是大连到沈阳的TJ-1标段、沈阳到四平的TJ-2标段、四平到哈尔滨的TJ-3标段。

  一位工程界人士透露,由于采用了大标段招投标,建总(中国铁建的前身)和工总(中国中铁的前身)这些大的铁路建设集团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因此,该人士称,上述二公司以为自己铁定中标,因此在公开的招投标程序开始之前,就提前进入工地施工,开始进行动迁和一些大桥等控制性工程的开工建设。

  然而,招投标的结果让投标单位“大跌眼镜”:此前已提前进场施工的建总惨遭出局,而并无多少铁路建设经验的中建却意外中标。

  最后形成的中标格局如下:TJ-1标段为中铁(即此前的工总)投中,TJ-2为中建投中,TJ-3为中交投中。

  此次杜厚智接受调查与上述基建工程的招投标之间是否有关联,目前还无法定论。但据知情人透露:“如此大工程诱惑,控制投标就等于控制了巨额财物,高官落马大都与此有关。”

  下一个是谁

  在这儿,不得不提到张曙光,2011年2月12日,刘志军被中央立案调查,紧接着2月28日,张曙光被停职审查的消息公布。他是刘志军出事后第一个落马的铁道部高官。曾与张曙光共事的多位铁路人士证实,张曙光和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关系非同一般,是刘的铁杆亲信”。张曙光后来步步高升,正得益于刘志军的大力提拔。

  2003年3月,刘志军出任新一届铁道部部长后,张曙光的升迁之路就此打开。

  2003年4月,张曙光从沈阳铁路局调任北京铁路局,出任北京铁路局副局长。随后不到半年,即调回铁道部,出任铁道部装备部副部长兼高速办副主任,负责高铁技术引进。虽然张只是高速办的副主任,但因与刘志军关系掌握实权。按照惯例,铁路系统内人员至少应在原岗位干满一年才能升职,但在刘志军的重用下,张曙光突破了惯例,一年多时间三易其职,一路高升,2004年即出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兼副总工程师。

  张曙光所在的铁道部运输局,在铁路行业内大权独揽:该局一方面分管铁路装备购买和招投标,另一方面负责高铁技术引进。张本人曾在中国高铁技术引进谈判中,担任首席谈判代表,有“高铁第一人”之称。有网络传言称,张曙光是刘志军实施贿赂、分配高铁工程的执行者。

  自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被“双规”之后,铁道系统接二连三有高官落马。铁道部,这个计划经济时代留下的“堡垒”正在从内部开始崩塌,而其中的贪腐问题让人触目惊心。

  铁道部多次召开内部会议,部署开展针对铁路项目招投标、工程质量安全、投资控制和资金管理的专项整治。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所研究员陈元龙此前曾对外表示,铁道部的发展也许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时候,彻底实现政企分离,迅速搞好制度建设才能保证中国铁路的快速发展。

  有识之士早已建议,铁路改革首先应政企分开,启动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并从货运开放起步,逐步将铁路这个中国所剩最大的垄断堡垒向社会资本开放。

  而对于铁道部密集的反腐行动,或许真能够触及到目前铁路的管理体制。刘志远或许不是因刘志军案的最后一名高官,对铁道部官员的调查仍在继续,究竟会有多少高官因此被免职查办?(刘雪峰)

  ■新闻链接

  铁路系统被查高官

  ●2011年2月,铁道部运输局原局长张曙光被免职,正接受调查;

  ●2011年6月,铁道部运输局原副局长苏顺虎被“双规”,正接受调查;

  ●2011年6月,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被“双规”,正接受调查;

  ●2011年6月,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被“双规”,正接受调查;

  ●2011年6月,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刘彪被“双规”,正接受调查;

  ●2011年6月,南昌铁路局原局长邵力平被“双规”,正接受调查;

  ●2011年6月,哈大客专公司原总经理杜厚智被免职,正接受调查;

  ●2011年8月,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被免职,正接受调查;

  ●2012年6月,中铁电气化局总经理刘志远被免职,正接受审查。

分享到:

研究人员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到检察机关工作,先后任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副处长、处长;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厅副厅长......

政策法规

查看更多+
  • 2017-11-30 test
  • 学术著作

    查看更多+

    《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裁判要旨 通纂(上下卷)》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北京大学刑 事法律研究中心/组织编写

    2017-09-15